描写粮食瓜果蔬菜的好句好段_一品qq抢红包秒挂

小枣长得特别快,两三个星期过后,小枣就长得莲子那么大,这时,小枣由青绿色变成淡绿色。我们孩子见了,就会嘴馋,路过树边,顺便摘几个放进嘴里,可是没有甜味,只觉得滑溜溜的。再过半个月,枣子由淡绿色变成白色。这时有点甜味了。可是,还不好吃,要是到了夏末的时候,那树上一串串的、沉甸甸的,全红的、半红半不红的、深红的、淡红的、裂开缝的、不裂开缝的,随便摘一个放进嘴里,都是蜜甜蜜甜的。我们家乡人枣子见得多,吃得多,所以选吃枣子的经验也丰富。不论大人还是小孩,都知道最好吃的是那深红而又不裂开缝的枣子。

萝卜紫里透红的茎又粗又壮,叶子长得绿油油的,就像大公鸡的尾巴。咦,萝卜娃娃探出了小脑袋,我猜想,他大概要看看秋天丰收的景色。

我使劲地拔呀,拔呀,拔呀,终于把萝卜拔出来了,他那又红又圆的小脑袋上,还扎着一条小辫子呢,真可爱啊!

葡萄呢,就更加绚丽多彩:那种叫“水晶”的,长得长长的,绿绿的,晶莹透明,真像是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似的:而那种叫“红玫瑰”的.

则紫中带亮,圆润可爱,活像一串紫色的珍珠。

几天以后,4个瓣的黄色小花逐渐枯萎了,瓜娃却眼看着长大了。假如你轻轻地拨开茂密的瓜叶,那些胖乎乎的瓜娃便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。它们绿绿的、圆圆的、毛茸茸的,像怕羞似的藏在瓜叶丛中。

故乡的鸭梨肉质细嫩,皮薄核小,个大无渣,最重的达四百多克。咬开一尝,香甜可口,汁液会唧的一声溅人一脸,确实名不虚传,让人越吃越爱吃,越吃越想吃。去年中秋节,在台湾的小表弟第一次回故乡,因吃得太多,竟然一天什么也没吃,全家再也不敢让他多吃了。

故乡人的豆角,多种在地头地尾。土壤松软,粪肥厚,豆角的藤蔓可以恣肆地伸展开去,装点得满地青青如诗。豆角那小巧玲珑的花朵如碧天里的星星,如翡翠里的明珠,点点团团,映衬着美丽的乡野。

大蒜是故乡人爱种的蔬菜,也是故乡人长年累月吃菜离不开的一种。

每当小麦抽穗的时候,正是大蒜抽薹的季节。这时,故乡人常常是一家老小全去弓着腰拔蒜薹。家人捆蒜薹时,总带着一种充盈的笑意;收拾停当,便掩起来。

5月里,乡村路旁的桑树上,结满了成熟的桑葚,白生生、密麻麻,像无数的蚕宝宝吐丝结茧了。本地特产白桑葚,真是又大又甜,别有一番风味。

眼下正是百果飘香的时节,累累的果实把树枝都压弯了。微风吹拂,枝儿颤颤乎乎地直摇晃,人们从树下经过,往往被落下的果儿砸在头上、身上……京白梨在梨中是颇有名气的,而我家乡盛产的京白梨,更是佼佼者了。它的历史悠久,曾经是献给皇帝的贡品;它的名望很大,早已打人国际市场。这种梨青时吃着又脆又甜,十分爽口,捂黄了更甜,不但皮薄、肉厚、核小,而且吃起来汁多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

河岸上蕉树丛丛,香蕉像没有收完的晚熟的稻子,叠叠密密地垂挂在树梢上,又如一串串闪着光彩的绿玉,几乎把树干坠断,仿佛又溢一股甜蜜的腻人的香气。

荞麦花犹如美丽的少女,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笑脸。那粉红色的花瓣在肥大的翡翠般的叶子衬托下,更显得美丽可爱了。她们手拉着手,肩并着肩,密密地挨在一起。晴天,她们用自己娇嫩的身子承受着炎热的阳光;雨天,她们松开紧挽着的手,欣然接受霏霏细雨滋润。你看,她们笑了,笑得那么可爱,那么迷人。

草莓红红的,有乒乓球那么大,上面还有一个个棕色的“芝麻丁”嵌在上面,远远望去像一个红彤彤的小灯笼,美丽极了。草莓下面还有几瓣小叶子托着,像几片绿色的玉石。闻一闻草莓,一股芬芳的香味直朝鼻子里钻,真让人馋得垂涎三尺。我拿了一个草莓,轻轻咬了一门,果汁溢了满嘴,又酸又甜,舒服极了。

无花果不像别的果树果实一次成熟,一次收完,它的果实从夏天吃到冬天。下面的熟了,上面的又长出来了,所以天天可以吃到鲜美的果子,直到寒露降落,叶子都掉光了,可枝头上还挂满许多果实呢!将它们摘下来吃,就像新疆的葡萄干,又酸又甜,味道好极了。

瓜棚里的瓜堆得像小山,品种繁多,令人眼花缭乱。首批供人们品尝的是早熟的黄蛋子瓜,皮呈金黄色,圆溜溜的,老远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。

它皮薄,瓤又甜又软,最受老年人的青睐。那形似鸡蛋、皮呈黄绿色的瓜,名叫“红心脆”,切开后露出红红的瓤,吃到嘴里又甜又脆。

新疆西瓜似乎懂得人意,就在这样的时节才成熟。它个儿大,皮儿薄,淡绿色的瓜皮上还有几道深绿的花纹,看上去真叫人喜欢。如果你用刀“杀”开那个大西瓜,随着瓜皮发出的清脆响声,水灵灵的红红的瓜瓤就会破裂开来。切下一块,咬上一口,甜丝丝的瓜汁,滋润了喉咙,流进肚子里,甜透了心头。这时候,你吐出那又黑又亮的瓜子,深深地吸完一口气,准会赞美那瓜“真棒,真甜!”

果然不简单,不到半亩的小园子,简直成了一幅画!靠南墙和西墙根种了半圈南瓜,一棵棵像绿色的龙蛇,蔓儿自在地顺着木棍爬到墙上,伸头探脑;肥硕的大叶片像一把把蒲扇在微风中上下扇动。为了充分利用光照,北面是黄瓜和豆角架,中间茄子、西红柿、韭菜、花插着种,一点废地都没有。

桃子的颜色和滋味很讨人喜欢,没有熟的桃子是青绿色的,咬起来很硬,酸酸的也不好吃,刚熟的桃子白中透粉,桃肉也比较软了,吃起来,又酸又甜。熟透的桃子粉中透红,桃肉又软,汁水又多,只要咬一口桃子,那甜中带一点酸的汁水,直往嘴里流。

远望白菜园圃,白菜以自己硕大的绿叶应对秋日凛冽的西风,它勇斗寒风,叶片高昂,那嫩白的面孔满带精神,那矫健的身姿很有几分英气。翠绿的叶子遮严了大地,好像这秋冬之交叉出现了一个灿烂的春天。远远望去,像翠绿的波浪。

满山坡的柿子树上挂满了像灯笼一样的柿子,葡萄架下马奶子葡萄晶莹得像渗透了油,房前屋后的苹果羞红了脸。五龙河畔的万亩梨园没有忘记五龙河的哺乳之恩,让每棵梨树都结出丰硕的果实,这就是莱阳梨。莱阳梨含糖量特别高,肉质鲜嫩,甘甜如饴,清香可口,具有润肺化痰、止咳之功能。

西红柿又叫番茄,成熟了的西红柿红彤彤的,样子非常讨人喜欢。它皮薄肉嫩,酸里带甜。西红柿不但味道鲜美,还含有很多的营养成分,有柠檬酸、苹果酸、蛋白质、矿物质等。西红柿在维生素的含量方面是蔬菜水果中的第一名。

菜园是一个新的世界,长着红萝卜、青萝卜、红辣椒、青辣椒;黄瓜今天开着小黄花,明天,就变出一个像手指头一样的果实,再过几天,它就半尺多长,可以吃了;芸豆秧下午还在地上,隔了一夜,它就突然爬上架,开起紫色的小喇叭花了。辣椒花、芸豆花、茄子花、金针花……各种小花一开,蜜蜂和蝴蝶们就从远方飞来了。

早晨的荣田里,白菜、卷心菜、韭菜、菠菜,都给露水洗得油光崭亮,它们一个个都像打扮好的新娘子,准备出嫁到城里去。空气里飘着新割的荣的清香,那里面夹着一丝丝甜味和酸味,还有微微的辣味。

我是水稻,南方人都熟悉我。我盛产于东南沿海地区,尤以浙江、江苏一带为最。我的出生地就在古老文明的中国,后来才传到日本、印度等国家。早在五千多年前,有人发现了我,并把我引种到田里,一年又一年地培育、改良,直到现在。目前,我看见了我的祖先,它被人们在余姚河姆渡挖掘出来,陈列在龙泉山上的原王阳明先生讲学处。

大豆是油料作物,平常我们家里炒菜时用的豆油,就是用它榨出来的。它还可以直接炒着吃,炸着吃呢!用大豆做成的豆制品更是远近闻名,如:十豆腐、豆花、豆粉、豆皮儿……真是说也说不完。这些食品的特点是高蛋白,低脂肪,是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佳肴。

站在山丘上,放眼观看辽阔的原野,只见秋风兴冲冲地吹动着沉甸甸的谷穗,掀起一排排金浪。田间小路上,一辆辆马军,装满了刚刚收割完的庄稼,随着那清脆的马鞭声,马铃声,留下了一串串马蹄弹起的烟尘。啊,秋天,你在故乡的大地上绘出了一幅多么美丽的丰收图。

花谢了,见开花处有好多小青果,幼果外面裹着带刺儿的绿衣服,像一个个小刺猬,大概是怕别的动物偷吃它吧!等果实成熟以后,沉甸甸的果实便挂满了枝头。这时,绿色的外衣变成了褐色外衣。剥去外衣,便跳出四五个种子娃娃。只见娃娃皮闪闪发亮,外壳很硬,壳上有白色加棕色的斑纹,像美丽的小雨花石。剥开壳便见到它的肉是雪白的。

又过了些日子,长花的地方变成了一个个小绿包包,包包的表皮有许多小刺儿,可是并不扎手。又过了些日子,蓖麻的高度超过了我,我仰着头看它们,我又发现蓖麻由绿色变成了褐色,它的皮有些硬了,小刺儿也有些扎手。爸爸说:“到了秋天,蓖麻就结果实了。”

又过了两个月,蓖麻开花了。上面是雌花,淡红色;下面是雄花,淡黄色。在绿叶的陪衬下显得特别娇嫩。

qq抢红包秒挂标签: